肆.皮影人

Sep 18, 2010

所有人都不得不赞叹皮影人的技艺巧夺天工,身边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影印出来的:房子、桌子、椅子、壁画、壁橱、天花板……甚至那顿美味可口的晚餐和那只鼻子上总是湿嗒嗒的学狗叫的猫。

所有人都不得不赞叹皮影人的技艺巧夺天工,身边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影印出来的:房子、桌子、椅子、壁画、壁橱、天花板……甚至那顿美味可口的晚餐和那只鼻子上总是湿嗒嗒的学狗叫的猫。

「唉!还少些什么呢?」他如是说。

第二年,我再次去他家拜访的时候,在对面大厦的玻璃幕墙上看到一个翩跹起舞的姑娘,「嘿!很不错吧!」他得意洋洋地向我炫耀。我的余光却瞥见其旁的一个男人的影子,皮影人气坏了,张牙舞爪地走到客厅,「啪!啪!啪!」把电灯全部关掉,黑暗吞噬了那个美丽的身影,也吞噬了皮影人。

二〇一〇年九月十八日,永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