叁.裸奔中……

Sep 10, 2010

他身无寸缕地爬上城市广场中心那根又大且长的圆柱子,大部分人只能爬上三四米便已跌落,能上到差不多高度的也被他用脚踹了下去。

他身无寸缕地爬上城市广场中心那根又大且长的圆柱子,大部分人只能爬上三四米便已跌落,能上到差不多高度的也被他用脚踹了下去。

越来越多的人涌现在广场,商店、酒吧、KTV、酒店、餐馆、麦当劳、KFC……所有人都出来了,越来越多,越来越浩大:「裸奔有理,裸奔无罪!」

广场巨大的投射灯妖冶的光柱在他身后映出氤氲的气雾,像是一幅幅含义莫名的水彩,凛冽的寒风把他的皮肤吹成一个个细小的鸡皮疙瘩,两股间的那话儿也萎缩成小小的黑黑的一团,望着脚下时而欢呼雀跃,时而歇斯底里,时而疯狂咆哮的人群,他突然不可抑止地放声大哭:「妈妈,我想回家!」

二〇一〇年九月十日,永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