柒.家乡

Jan 4, 2011

顷刻一声锣鼓响,此生何处是家乡。

大年初一早上六点,各处的烟花爆竹轮番作响,乡语俚称:「开门!」

我就是在「开门」伊始,第一束烟花迫不及待绽放的时候看到他的,并不如我想象中的神色困顿,筚路蓝缕。彼时我还躺在床上,睡眼惺忪,直到他立定在我的窗外。

并不如我想象中的慌乱,握手、寒暄,平淡得像一杯水,像一缕随风而逝的轻烟。

「噼里啪啦」的烟花爆竹终于响尽,我一个鲤鱼打挺纵身跃起打开窗户,凛冽寒风争先恐后涌进我的身躯,他却已然消失,地下余下一大滩水迹,在朝阳灿烂的光辉下,闪闪发光。

二〇一一年一月四日,南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