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.知北游

Sep 1, 2010

5 月份,我一个人向南行去,在三亚站前的小河里,我遇到了一只鹤。

他高脖子,细腰,挥舞着他那长了十公分长刺的蹼,对我说:「看着眼前的垃圾飘流而过,那其中肯定会有鳟鱼,或许我该去觅食,但不知为何,我真的感觉已经无所谓了。」

二〇一〇年九月一日,永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