伍.带刀的老鼠

Sep 30, 2010

我每次跑步经过都会看到他:贼眉鼠眼,矮小又高大、神圣且猥琐,最惹人注目的是他腰间别的那把气势汹汹的大刀,威风凛凛、不可一世。

看到他怜悯而忧伤的眼神,我怒不可遏,恶狠狠地诅咒他永远活不起来,只能给人当看门鼠,直到死亡,直到腐朽,直到化为尘土……

他告诉我想出去到这个世界走走。我说,家里只有供我自己一个人过活的钱。「那只好把你扔了。」他怜悯而忧伤地说道。「祝你当个好的看门人哦!」他丢下这话,起身,拍了拍皮毛上堆积的灰尘,活动活动僵硬的筋骨,自顾自走了。剩下的我,只好茫然的上前去,四肢着地,趴在那儿,当起看门的带刀侍卫来了。

二〇一〇年九月三十日,永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