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,好内容月报(202002)

Feb 29, 2020

订阅「好内容月报」:https://tinyletter.com/zhaliezhi

  • [美]苏珊·桑塔格 / 上海译文出版社 / 《疾病的隐喻》
    「该隐喻还提供了一种看待疾病的方式,即把那些特别可怕的疾病看作是外来的「他者」,像现代战争中的敌人一样;把疾病妖魔化,就不可避免地发生这样的转变,即把错误归咎于患者,而不管患者本人是否被认为是疾病的牺牲品。牺牲品意味着无知。而无知,以支配一切人际关系词汇的那种无情逻辑来看,意味着犯罪。 」

电影

  • ★★★★☆ / 1997 / 香港 / 韦家辉 / 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
    不会买单的大哥不是好老大,不会开车的黑社会害死人。两段结构平行而生,现在看来虽然已经不算惊艳了,但二十几年前的电影,还是很精彩。

  • ★★★★☆ / 2006 / 香港 / 杜琪峰 / 《放·逐》
    整个澳门尽是黑社会和杀手,有两个警察、一个医生、一个妓女,没有路人。从《枪火》而来,杀手是最寂寞的职业,每一幕都似古龙小说下的场景。所谓兄弟情谊,如昙花般绚丽,然后放逐天涯。

  • ★★★★☆ / 2010 / 韩国 / 张哲洙 / 《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 김복남 살인사건의 전말》
    镰刀既可以收割土豆,也可以收割人头。「直视了一会儿太阳,它对我说话了。」

  • ★★★★☆ / 2019 / 台湾 / 钟孟宏 / 《阳光普照》
    他坐在那裡,阿和進去了,這樣對大家都好,三鞠躬,關我什麼事,動物園,太陽,這樣對大家都好,把握時間掌控方向1,花心,把握時間掌控方向2,你車上有煙灰缸嗎,把握時間掌控方向3,算我欠你的,菜頭,滿口袋的錢,我只是一個駕訓班教練,陳教練你有幾個小孩,遠行。

  • ★★★☆☆ / 2013 / 韩国 / 金成洙 / 《流感 감기》
    前面三分之一还有点亮点,后面不怎么样,唯一值得说的就是韩美作战协议,还意淫了一下在美国老大哥面前抢回了主动权,当然,也就是在电影里意淫一下。

播客

  • 天书广播:LVIII 世界遗产
    专业人士讲世界遗产的各种故事。

  • 疯投圈:41. 快手的社交网络之路
    「从春节前夕开始,线上线下随处可见快手的春节红包广告——「上快手,分十亿」。快手成为首家与春晚独家互动合作的短视频平台,更是定下了2020年春节前DAU突破3亿的目标。同时,抖音的DAU也已突破4亿。这场抢夺注意力的短视频战争已经形成了抖音快手两极的格局。快手是全世界最大的短视频库和直播平台,也是大量用户的社交网络。「记录世界,记录你」的口号旨在让每个普通人都有展示自己的舞台,打通人与人的关系渠道;不着重推荐头部流量,粉丝价值高粘性强。抖音优化了内容分发的效率,广告变现效率更高。快手的同城页面也满足了小城居民对同城信息的需求。」

  • 声东击西:#106 历史上的一次次瘟疫教会了我们什么
    从一本书开始讲起。

  • 声东击西:#107 一座城市的诞生与衰老
    大庆,是一座很特别的城市,带着强烈的时代气息。以前对大庆了解很少,只知道是一座因石油而建的城市,听这期播客可以了解得多一些。

  • 剩余价值:【047】好的娱乐报道是一个时代的田野调查
    「随着公共讨论的逐渐塌缩,娱乐新闻、明星八卦开始过度填充舆论空间,从口红色号到礼服款式,从机场街拍到活动同框,明星的一举一动都能霸占热搜,不由分说地捕获人们的注意力和手机流量。于是许多人批评今天这个过度娱乐化的时代,认为娱乐八卦占用了太多的公共资源,娱乐报道也沦为了对粉丝的精准投喂,而《人物》杂志主笔、一直从事泛娱乐报道的安小庆却不同意这种说法,在她看来,娱乐报道在今天存在的合法性在于,“没有一株植物可以独活”,娱乐圈的变换浮沉也映射了时代的特征,而娱乐报道则是“一个时代的田野调查”。安小庆是《香港为什么有那么多“疯女人”?》和《韩国演艺圈:父权幽灵下的“绞肉机”》两篇报道的作者,在这两篇长文中,她透过娱乐八卦分析了在今天的东亚社会,父权制和资本主义是如何合谋,将女性推向疯狂和死亡的边缘的。」

  • 艺术有读:建国后,街上的招牌为什么那么丑?
    从香港北魏真书开始讲起。

  • 社会人科技评论:Episode 13: 「语言是掌握了武器的方言」关于语言学与语音学的对谈
    讲一讲语言。

  • 天书广播:XLVIII 春秋与左传
    讲春秋和左传。

  • 天书广播:XLI 20世纪东南亚研究的演变
    东南亚研究小讲。

故事

  • 刘以鬯:蟑螂
    「蟑螂遭受丁普戏弄时,只当已获释放。虽然浸在水中,仍在拼力游泅。它于昨晚受伤,经过一夜的挣扎,体力的消耗,乃是必然的。此刻,自以为已逃出生天,只需排除水的障碍,就可以逃抵安全地带。它变成丁普眼中的小丑。在昨夜的梦境中,他遭受蟑螂们的戏弄,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与焦灼。现在,他必须报复了。他知道:蟑螂在水中要是翻转身的话,就会失去游泅的能力。于是伸出手去,用大拇指与食指捉住蟑螂的触须,从水中将蟑螂提起,又将它放回水中。这一次,故意使蟑螂背脊浮在水面。蟑螂很慌张,五条未受伤的大腿痉挛地乱爬。」

信息条

  • 拐子狼·少数派:播客届的京派与海派
    「当下的中文播客圈,听众之中流行着一个说法,将中文播客分类为『陪伴型 / 湿货』和『硬核型 / 干货』两种类型。苹果发布的 2019 年最佳中文播客榜单中,不乏『大内密谈』『日谈公园』『跟宇宙结婚』这样的『闲话类』陪伴型播客,也丰盈着『忽左忽右』『博物志』『声东击西』『不可理论』等信息度相对密集、知识点充沛的播客节目。前者往往以北京为核心,主要是北方语系;后者则以上海为中心,且基本有海外背景。」

  • Nordenbox:浅析『弥勒佛』名称的由来
    「但是,印度的宗教变化,就会被缓慢放大,在她的邻国形成意义极为深远的变化,只不过基本要慢一百年的速度。即弥勒信仰,在中国慢慢消失以后,阿弥陀佛信仰大行其道,成为了净土宗。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佛教教派。因为简单,你只需要一句『阿弥陀佛』即可飞往西天极乐世界,再也不许像弥勒信仰那样,祭初『弥赛亚再临』的大旗,必须要闹革命才能有好日子过,那样毕竟太难了。」

  • 汪民安:SARS 危机中的身体政治
    「这里,只有纯粹几何学性质的空间描述:只有医院和非医院的空间场所;只有隔离和非隔离的空间场所。同样,在这两类空间场所中,只存在两种人:患者和非患者;病人和非病人;咳嗽的和不咳嗽的;发热的和不发热的。总之,只存在着两种类型的身体:携带病毒的身体和不携带病毒的身体。人们就这样来区分、定义和描述人群,就这样将人的本质纳入到身体的范畴内,似乎身体知识和医学知识就是人的全部知识。白色大褂的医生变成了身披斗篷的教父,人们将自己毫不犹豫地交给了医学专家,他们的公开话语成了圣词,人们将医生的要求当作神圣的法律,言听计从。医学知识以可能想象得到的形式被广泛传播,它力图深入人心,变成日常生活指南的常识。」

  • 陈季冰:武汉肺炎 50 天,全体中国人都在承受媒体死亡的代价
    「这其中的一个根本原因在于,人都是理性的。任何社会主体,不论是个人、家庭、企事业单位、社会组织……等等,面对一个事件作出一项行动选择,无非都是基于自身所掌握的信息。只有信息越充分,人们作出的决定才越符合他们的个体理性,从而也就越有利于社会公共利益。」

  • 纽约时报中文网:新冠病毒的“培养皿”:“钻石公主号”上发生了什么?
    「日本厚生劳动省的官员不情愿地让传染病专家岩田健太郎(Kentaro Iwata)在隔离的后期登上了这艘船。岩田健太郎对船上缺少控制措施感到震惊,就连船上的医务人员也没有采取多少措施。他在上传到 YouTube 的视频中说,他曾观察到船上医务室的一名护士在接触生病的船员时没有戴口罩。」

一首诗

夜间我在院子里洗脸
[苏联]奥西普·曼德尔施塔姆

夜间我在院子里洗脸——
粗鲁的群星在天上熠熠闪光。
星辉——好似斧头上的盐,
装得满满的水桶变得冰凉。

院门已经上了锁,
凭良心说,大地神色严峻。
未必在哪里能找得到依据
比新鲜粗麻布的真实更纯净。

星星好似盐在桶中融化,
结上薄冰的水颜色更黑,
死亡更纯,灾难更咸,
大地更真实,也更可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