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9,好内容月报(201911)

这个月读的书、看的电影、听的播客以及阅读的信息条。

  • [中]李劼人 / 译林出版社 / 《死水微澜》
    「大概都市上的人,过惯了文雅秀气的生活,一旦遇着有刺激性的粗豪举动,都很愿意欣赏一下;同时又害怕这粗豪波到自己身上,吃不住。所以猛然遇有此机会,必是很迅速地散成一个圈子,好像看把戏似的,站在无害的地位上来观赏。(P141)」

电影

  • ★★★☆☆ / 1994 / 香港 / 《国产凌凌漆》
    看了当下的院线电影后,还是觉得老电影比较好看。以前看的凌凌漆是国语配音,这次看的是粤语原版。不得不说还是粤语比较符合这部电影的气质,不论是对大陆的拙劣模仿和戏谑,还是市井俚语的运用。

  • ★★★★★ / 1995 / 美国 / 《十二猴子》
    十年前看了一遍,现在重看还是挺有意思的。未来的人类不断穿越回去告诉以前的人们会有末日,会有天启,殊不知正是这种预言促成了病毒的释放。James 被打死后,Kathryn 在人群中巡视了一番,看到了少年 James,流露出来了意味深长的神态。最后在飞机上,未来的科学家亲自穿越回来,没有改变历史,而是取回病毒的母体,也就是最初要交给 James 的任务。

  • ★★★☆☆ / 2010 / 美国 / 《潜伏》
    几个踩在点上的恐怖呈现刚开始还有点意思,后来就能猜出来了。相比较这些,剧情的塑造还值得想想。男主大概是在 8 岁之后就被附身了,而真实的她被困在了异域里,只不过那之后都丧失了记忆。男主儿子有可能也被附身了,在吃面条那段戏中,他说特别饿,女主说他一直躺着还输了葡萄糖怎么会饿,再联想之前说的穿越异域是非常消耗能量的,所以那之后可能被鬼附身了。

  • ★★★★☆ / 2017 / 中国 / 《暴雪将至》
    整个片子都在阴暗的色调中呈现,1997 是时代洪流分叉的日子,人如浪花浮沉,愈是用力想抓住什么,可能愈抓不住。在如此的洪流下,小人物的悲喜,根本没有人关心。就像段奕宏出狱后回到工厂礼堂的那场戏,对于他来说,这是他曾经荣耀的地方,可在别人的眼中,这种荣耀不管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,根本无人在意。

  • ★★★★★ / 1998 / 意大利 / 《海上钢琴师》
    在大荧幕上看经典电影很棒。

播客

故事

  • 正午故事:流浪到鹤岗,我五万块买了套房
    「如果只是想买房,中国这么大,多便宜的房子都能找到,对我们来说,几万块钱的房子不稀奇。人和人的生活不一样,有人想往一线城市挤,也有很多人觉得无所谓。选择去偏僻城市买房的人,很多都是靠网络能赚到钱,或者我们这样跑船的,觉得住哪儿都一样,降低成本最好,如果需要在当地找工作糊口,可能就困难一点。反正有手有脚饿不死自己,我还见过去深山老林里“隐居”的朋友,靠在网上卖当地的土特产赚钱。」

信息条

  • 胡天翼:被处决的圣诞老人
    「我们知道圣诞老人穿着鲜红色的服装,这隐喻他是一位王者。他的白色胡子、身上的毛皮和靴子、旅行时乘坐的雪橇,都让人想起冬天。他是位老人,在他身上体现了长者的仁慈和权威。但他不是一个神话人物,没有一个神话与他的起源和功能有关;他也不是一位传说人物,因为没有任何野史轶事与他相关。大人隐瞒圣诞老人的真相,告诉孩子这是带来礼物的使者。这和美国西南部印第安人的「卡奇纳」之间有相似性:他们是穿戴着特殊服饰和面具的人物,扮演神灵和祖先;他们定期返回自己的村落,在那里跳舞,惩罚或奖励孩子们;在传统的乔装改扮下,这些孩子认不出自己的父母或亲友。」

  • 報導者:【獨立書店生與死】獨立書店的光明燈:如何判斷書店「獨立」與否?
    「曾經做過出版人的詹宏志先生前不久在一場演講中談出版業,他要讀者「別悲觀,最好的時代還沒來(最壞的也還沒來)」,對於以紙本書販售為主的書店而言,很可能最好的時代已經遠去,但最壞的也還沒來,最重要的還是獨立書店的價值能夠召喚、爭取到多少社會認同,至少在這一點上,書店人沒有悲觀的理由。」

  • 傅高義·端傳媒:政暖經熱,面向新時代的中日關係怎麼走?
    「通過向本國國民提供更完整、更準確的歷史敘事,以及對當下的兩國關係進行更持平的講述,兩國可以避免讓歷史造成的問題繼續惡化。他們可以幫助國民更好地了解中日間長期的、互相交織的歷史,以此方式承認彼此學習的程度之深,並呈現彼此合作的正面經驗。」

  • 赵卫卫·蓝洞商业:中年读库与青年多抓鱼:小而美的钱途
    「张立宪人称“老六”,魏颖人称“猫助”,他们决定着读库和多抓鱼的文艺气质,但他们都拒谈情怀,而是在认真做一门小而美的生意。只不过,这门生意有了“书”这个精神食粮而不那么赤裸裸。」

一首词

行香子·秋与
[宋]苏轼

昨夜霜风,先入梧桐。浑无处、回避衰容。
问公何事,不语书空。但一回醉,一回病,一回慵。

朝来庭下,飞英如霰,似无言、有意伤侬。
都将万事,付与千钟。任酒花白,眼花乱,烛花红。